新华社发

  自从于2007年在悉尼首倡之后,“地球一小时”活动以惊人的速度席卷全球。今年3月23日,“地球一小时”活动照例在全球各地展开,但在中国,今年的活动热度却明显不如往年。除上海官方宣布参加之外,北京、天津、广州官方都没有宣布加入活动。此外,今年人们的质疑之声也比以往更多:“熄灯一小时到底有没有用?”“熄灯一小时反而增加电网负荷”、“熄灯一小时不过是给白领们制造一顿烛光晚餐的机会”……面对这些争议,公益业内致力于“公益倡导”的专业人士却依然表示出对于“地球一小时”的赞赏和信心。“它是一种典型的参与式的公益倡导活动,有助于在人们的公益理念与行动之间建立桥梁。”中山大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曲栋说。

  走出从理念到行动的第一步

  尽管在今年的“地球一小时”活动开始之前,广州本地环保公益组织“拜客广州”的创始人陈嘉俊就已经听闻到不少质疑的声音,但他还是和志愿者们一起参加了3月23日于广州塔附近举行的“地球一小时”骑行活动。

    青海大通548名学生“营养餐”食物中毒;广西都安400余名小学生喝“营养餐”牛奶腹泻;云南富源某小学给学生供应发霉面包做“营养餐”……短短一个月内,多地接连曝出学生“营养餐”食物变质、中毒事件。

    从2011年秋季开始,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学生营养不良的情况,中央财政每年拨付160亿元专项资金,3000多万大山沟里的孩子享受到这一优惠政策。然而,接连曝光的“问题餐”引发公众广泛关注和质疑:一边是食物变质,一边是营养缩水,

    吃到学生嘴里只有2元

    除了学校要“从牙缝里省出食堂开销”,企业又在3块钱上“宰了一刀”

    《国家营养改善补贴计划实施细则》明确提出,专项资金是孩子们的“吃饭钱”,必须保证每一分都用到孩子身上。但由于被挤占挪用,一些地方营养餐变得“廉价低质”。

    “3块钱全部补给孩子们,食堂就办不下去了。”安徽山区的一名小学校长坦言,“国家拨付的是孩子们的吃饭钱,食堂人工费用、水电燃气等日常开销,都要从学校公用经费和营养补助里挤出来。”

    同时,农村学校食堂条件简陋,使营养餐的卫生质量也大打折扣。2011年,皖南第一希望小学多名学生被变质米饭“毒倒”,教育部门调查发现,学校食堂连冰箱和基本的消毒设施都没有,“只能拿开水烫烫”。

    除了学校要“从牙缝里省出食堂开销”,企业又在3块钱上“宰了一刀”。“越是偏远的学校配餐质量越差。”一名配送企业负责人承认,企业不能贴钱配送,除了补偿运输、市场流通等成本,还需维持一定的利润,企业只能把配餐质量、分量一降再降。

    2012年,广西百色市那坡县部分学校被曝3元营养补助被供货商套利1元。经调查核实,3块钱中,供应商的利润占0.25元,物流配送费用占0.7元至0.8元,真正吃到学生嘴里只有2元左右的食物。

    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开玉分析,如果没有地方财政补贴配套,学校、企业都会想方设法从3块钱中“挤压”出食堂经费、加工运输费用,孩子们食品的质量、分量也就难以保证。“中央‘买米’,地方‘造锅’,要让3块钱都用到孩子身上,地方政府必须投入配套资金。”王开玉建议,地方财政应该投入配套资金改善食堂条件、保证运营费用和人员工资;或是承担配送成本,按照企业的配餐质量给予企业适度利润。

    公开招标挡不住三无大米

    有一些学校连过场都不愿意走,采购的部分食材居然是“三无产品”

    “牛奶喝到嘴里有一种奇怪的辣味。之后不到十分钟,就是头疼、恶心,最后晕倒在了教室里。”因为食用了学校发放的营养餐,青海省大通县女子完全中学学生马金兰和县里其他547名学生食物中毒。引发此次中毒事件的学生餐供应企业竟然是经过四次招投标确定。虽然目前结果尚在进一步调查中,但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样的招标“严”在哪里?

    国家规定,凡进入营养改善计划的米、面、油、蛋、奶等大宗食品及原辅材料都要通过公开招标、集中采购、定点采购的方式确定供货商,不得采购不合格食品。

    一些偏远地区的学校看似招投标,走走过场,还有一些学校连过场都不愿意走,采购的部分食材居然是“三无产品”。2012年,云南镇雄县塘房镇顶拉小学部分学生食用了营养午餐后出现腹泻、腹痛等症状。调查发现,顶拉小学和承包商均无《餐饮服务许可证》或《食品卫生许可证》,食堂原料除肉外,购进原料均无购货验收记录,其中大米无合格证,无生产日期。

    “公开招标规定仍挡不住‘三无大米’进食堂,说明部分学校采购环节把关不严,易让散装大米、过期食品等低价劣质的产品进入,安全隐患也随之增加。”长期关注食品安全诉讼案件的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峰剑说。

    好政策却被“念歪”了

    日本被认为是施行“营养午餐”最成功的国家,少一块鸡肉都被认定为重大责任事故

    从学生奶到营养餐,为了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健康成长,国家花了很大力气,也做了许多工作和努力,好政策却在一些地方被“念歪”了。

    营养餐出问题让人痛心,不仅受伤害人数众多,而且影响的都是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

    据介绍,日本被认为是施行“营养午餐”最成功的国家,少一块鸡肉都被认定为重大责任事故。“营养餐不仅要让孩子们吃得饱,还要讲究营养比例,不能降格变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说,出现问题的营养餐没有给孩子带来营养,反而损害了他们的身体,却肥了供应企业。他说,多地曝出的“营养餐”问题,都是监管缺少责任心,出了漏洞。

    据新华社北京5月25日电

    链接

    确保每一分钱吃到孩子嘴里

  “如果仅仅就事论事地质疑‘熄灯一小时到底有什么用’,那未免太过功利。”陈嘉俊说。“小时候老师提醒大家要‘随手关灯’,其实这跟‘地球一小时’的倡导是类似的。有人说‘关了也白关’,但我们应该知道,如果我们无节制地用电,就会有更多的火电厂、水电厂、核电站,随之也就会有更多的空气污染、水污染、核污染问题。”

  他认为,从公众参与的角度来说,“地球一小时”这种活动的关键性意义是它的“社会培力”,也就是让公众完成从“想”到“做”的第一步。“这第一步迈得不会很大,也不会带来多么显著的好处,但这是否就意味着这个第一步就没有意义,人们就不值得去迈出这第一步呢?”他反问。

  曲栋则提到,实际上,像“地球一小时”一样,“拜客广州”所倡导的骑行活动也曾受到一些质疑,也有人会问:骑行真那么有用吗?修建自行车道岂不是要耗费更多资源?这些其实都源自人们对于“公益倡导”的不解。

  从专业的角度,曲栋提出,“地球一小时”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参与式的环保公益倡导活动。“很多人知道应该保护环境,但这只是一种意识,当具体到行动的时候,很多人并不知道能做什么。但‘地球一小时’从‘熄灯一小时’这样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入手,逐年加入比如‘不开车’‘不剩饭’等其他更多的行动倡议,让更多的人在建立环保的意识之后进一步了解到了该如何采取行动。因此,如果仅仅从‘关灯一小时到底省不省电’这类角度来讨论‘地球一小时’的意义或许有失狭隘,人们更应该看到它在人们的理念与行动之间架起的桥梁。”

  “公益倡导”行动值得支持

  曲栋认为,所有这类“公益倡导”的行动都是值得支持和推广的,因为任何的公益理念与行动之间都存在距离,而像“地球一小时”这类让人们参与其中的公益倡导活动通过切实可感的体验来影响人,将是把公益理念变成实际行动甚至生活习惯的更有效的方法。“如果那些质疑的人们能够去亲身体验一次,或许会有不同的看法——这正是参与式的公益倡导活动的妙处。”曲栋很有信心地说。

    2012年6月公布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细则》等5个配套文件规定,学校负责人应陪餐,餐费自理。全国学生营养办负责人曾表示,必须确保每一分钱吃到孩子嘴里,任何人不得挤占挪用、虚报冒领、截留滞留专项资金。钟和

  值得注意的是,除“熄灯”之外,今年的“地球一小时”推出了新的系列倡导活动:星期一:多吃菜,星期二:环保袋;星期三:不开车;星期四:自带筷;星期五:不剩饭;星期六:爱动物说出来;星期日:走进户外放弃宅。这一系列活动号召市民在每周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一项做出相应的环保改变。

  因此,有一名网友这样写道:“关灯一小时可以节约很多能源吗?答案显然是‘不能’。但它能够提醒人们了解地球资源和能源的稀缺性。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记者 赵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