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卧底数家快递网点 直管公房居民不用出钱

  景山地区南吉祥胡同13号院地面修葺一新,居民们喜上眉梢。北京晨报记者 李木易/摄

    新年伊始,2013年末的“致命快递事件”并未被人们忘记。由于把关不严,湖北一家快递公司违法收寄有毒化学品,其泄漏后污染的鞋子,最终成为“致命快递”,酿成我省1死9伤惨剧,一时间,快递业风声鹤唳。

    近期,本报记者卧底数家快递公司,分别从事派件员和分拣员的工作,暗访发现虽然这一1死9伤的恶性事件对整个行业有所触动,但因为利益纠葛,长久以来围绕快递业的种种痼疾,很难在短时间内完全消除。规范快递业,依然任重道远。

    墙上放教育短片,墙外“比赛”式分拣

    2013年12月24日,本报记者以找工作的名义,填了一份个人信息的表格,又经过笔试、面试,来到一家快递公司位于山大路附近的点部,并被安排做快递件的分拣工作。该公司在业界口碑较好。所谓“点部”,是公司最基层的快递投递点,负责划定区域内所有与该公司有关联的快递件的收发。

    来到这里第一天,记者就目睹了一场不亚于“比赛”的卸货场面。12月24日下午2点左右,来自中转站的车停在点部仓库后门外。随着负责人一嗓子“来车卸货啦”的吆喝,分拣员和快递员马上活跃起来,推起几辆特制的四轮小车来到货车旁。

    大小不一的包裹,被从货车上连拖带拽扔到四轮小车上,并很快推进仓库。等待这些快递件的,是七八个贴有各种地名标签的大筐子。

    真正的“比赛”才刚开始。

    “这个花园路!”语音未落,一个包裹“噗通”一声落到了距离吆喝者几米开外的一个筐里。

    “你的,银座!”仓管员将一只标有“易碎”的箱子使劲抛向收派员,后者措手不及没接住,箱子便应声砸到地上。

    这种传接件会在三四个仓管员和五六个收派员之间进行,随着“比赛”不断推进,速度不断加快,各种包裹在空中飞舞,接得准的,地上少落几个件;接得不准,快件只能掉到地上,被乱踢乱踏更是家常便饭。

    仓库内墙上的电视里正反复强调“轻拿轻放,大不压小,重不压轻”的快件堆放原则,但现场没一个人关心,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速度和激情”。

    对于仓管员来说,以最快速度将这些件分类,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如果耽误了送件,就可能扣钱。

    不看证件问两句就录用

    2013年12月26日,本报另一路记者以学生身份在位于顺河高架附近的另一家快递面试兼职。和稍早时卧底的公司一系列的招聘程序不同,这家快递的工作人员没索要记者任何证件,只是问了学校,便留记者做起快递员。

    在暗访的几天时间内,除了关心记者能否按时将件送达客户手中外,无人询问记者身份以及快递件的安全问题。

    快递行业老板经常换,人员不够时也会大量招聘兼职的,这是快递员赵石(化名)眼中常有的现象。对于这些人的身份,公司“睁只眼闭只眼”,像记者那样,没核实证件就入职的不乏其人。

    在快递员小黄看来,公司招聘方式的不同,和运营模式有关。有入职考试的那家公司因为采取“直营”模式,相对正规。如果因为运送快递出事,总公司可直接追究领导责任。而国内大部分民营快递采取“加盟”模式,“问题可能更多。”

    李强(化名)两个月前花了两万元加盟费承包了一家民营快递的网点。赵石介绍,李强是与快递济南分公司签的协议,比较正规,“但有的加盟商会二次转包,甚至‘三包’、‘四包’,那些小承包点总公司基本管不了。”

    省城另一家快递的一名加盟商透露,最早公司在济南市区共有四个分部,都归济南分拨中心管理,后来每个分部又将自己地盘划分出去,多次切割转包。

    “只要不被曝光,怎么干都行”

    对快递员和承包老板来说,收寄更多的快件比提高招聘门槛和员工素质更现实。

    “附近的科技市场每天能收送上万个件,快递员不用怎么费劲,就能轻松赚钱。”快递员小黄笑言,对这样的“香饽饽”,不验视直接收件很正常。

    “毒快递事件”发生后,国家邮政局在全国范围开展收寄不验视整治活动。“都知道要开箱验货,但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一位快递员透露,即使检查,缺乏专业知识和专业仪器的快递员,也只能凭经验和肉眼的直观感受来做出判断。

    谈及圆通“毒快递事件”,小黄说,之前他听说公司也曾因为违规寄送快递致人受伤的,只不过没有被曝光,内部处理了。“只要不被曝光,怎么干都行。”

    对于普通快递员而言,“出事”似乎距离他们很遥远,多收送几个件、多赚点钱,才是眼前触手可及的事。

  记者昨天从东城区获悉,从今年起,东城区开始试点低洼院落改造。试点从景山街道开始,低洼院落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整体抬升、重新改造下水管道、院内铺就防滑透水砖。目前,景山地区已经改造完成了64个低洼院落。明年,景山地区将再有80到100个低洼院落进入试点名单。

  困境

  院门比胡同路面低半米

  家住魏家胡同40号的严阿姨今年71岁,在这个院子里已经住了将近30年。虽然住惯了平房,但一提到这个地势低洼、坑洼不平的院子,却让严阿姨高兴不起来:“你看我们这个院儿,比胡同的路面低了将近半米,就怕夏天下雨,绝对‘天上下雨,地下养鱼’。”严阿姨带着记者来到院门口附近的唯一一处排水箅子:也就半米见方的排水口,却承担着整院的排水“重任”,明显是“力不从心”。严阿姨回忆,今年夏天的几场大雷雨时,院里的积水已经没过了脚踝。

  好不容易过了夏天,严阿姨又开始发愁了:“眼看天儿冷了,天黑得越来越早。这么坑坑洼洼的院子,再赶上下雪,真是不敢出门了。”记者看到,因为年久失修,院里铺地的砖五花八门:有过去的老砖、有红砖,还有各式各样的碎砖。院里的一处井盖还高出地面10厘米左右。严阿姨告诉记者,包括她在内,院里已经有两位老人摔倒过。

  举措

  铺平地面改造下水管道

  景山街道副主任李梁告诉记者,景山辖区内老旧平房院落特别多,占辖区总面积的80%以上。景山地区目前共有低洼院落143处,坑洼不平的院落91处。有的院落内铺设的仍是古老的红砖,有的甚至只有土地,一遇到下雨,院子里泥泞不堪,难以行走。今年,一共投资400万元,试点对景山地区的低洼院落进行改造。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景山地区64个低洼院落的改造。根据每个院落的具体情况,采取整体抬高房屋,把院子垫高,使院内的排水管线与胡同中的主管线持平,下小雨院子里不会积水。铺设的透水砖还有2年的质保期,出现任何问题立刻会上门维修。

  严阿姨听说要整修低洼院落,赶紧和几位老街坊围住了街道的工作人员问起了自己关心的问题。她高兴地告诉记者,院落不光是做铺平路面的“表面功夫”,还将重新铺设下水管道,而且采用的还是透水又防滑的砖。工作人员还特别向居民们承诺:施工时一定会注意保护院里原有的植物树木,还会为居民砌一些可以种花种草的花池。

  利民

  直管公房不用居民掏钱

  记者还了解到,在改造前,街道工作人员还带领居民到去年修缮改造完成的院落进行参观,在获得全院居民同意后,明年开春将进行大规模整修。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低洼院落改造,大部分钱都不用居民出。如果居民住的是直管公房,那么低洼院落修缮改造的资金由东城区房屋土地经营管理一中心景山分中心负担80%,景山街道办事处负担剩余的20%,居民不用出一分钱。如果居民住的是公私混合院,那么则由景山街道办事处负担修缮改造资金的80%,区房屋土地经营管理一中心景山分中心负担10%,居民个人负担10%。

    当记者表示担忧收发件的安全问题时,快递加盟商王大(化名)则表示“不必担心”,只要问题不出在公司内部,“什么都好说。”

  北京晨报记者 王萍

本文由365bet网址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